学位文凭的末日将至?

发布: 2020-01-06分类: 社会资讯

学位文凭的末日将至?

长期以来,文凭—无论是学位或证书,都是高等教育典型的价值主张。美国人热爱学位的程度,就跟热爱肉酱义大利麵或热狗一样。每个人都该唸个学位!最好还有很多个!而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,文凭的价值—尤其是亚洲甚至又更高了许多。

从评估者的角度来看,文凭可以提供一些讯息,让我们作出一些假设,推测求职人可能对组织的贡献,以及他们是否能在工作上表现突出。对一个找工作的学生(或学生家长)来说,文凭的价值在于,假设就业市场和其他需要接受评估的情况都能接受文凭传达的讯息。一直以来,大家都知道文凭传达的讯息并不完美,但唯一可参考的也只有文凭了。因此,一直以来,大家都认为顶尖大学的学位蕴含了重要的资讯,可以呈现一个人的技能、人际网络和工作习惯。

然而,高等教育本身正经历剧烈、破坏现状式的改变。若套用创新理论家和实务人员的讲法,高等教育正在被拆分(unbundled)。由于这样的拆分,传统文凭的重要性正迅速降低。一纸文凭的价值,在于一般公认它代表了能力和地位,然而,这个共识却并不如高等教育单位希望的那幺坚定。

当雇主和其他评估者开始採用更有效率、更全面的方式,让候选人展现能力与技巧时,纸本文凭的价值必然会降低。可供评估的资讯,例如作品範例、个人表现、同侪或主管的评语、共享内容,还有其他种类的分数和奖牌,都为个人的能力提供新的讯息,并且创造不同种类的专业凭证。EduClipper和Pathbrite之类的教育科技公司,还有各式各样不同主题的网路平台,如Tumblr和WordPress,都可用来展示线上作品集。Brilliant网站设立了一个数学和物理学的社群,以发掘年轻的顶尖好手,并让他们接受挑战。Knack、Pymetrics和Kalibrr使用游戏和其他的评估方式,来衡量与工作相关的才能和态度。HireArt是一个当红的求职网站,让申请人完成一些跟徵才职务有关的工作挑战。这些新的平台都在衡量与能力有关的讯息,其精细度和崭新程度,都是前所未有的。

有其他网站,像是Degreed和Accredible,在文凭既有的含义中,再融入线上课程与专案工作的部份。但是,创新经济里有一些产业,已完全不再仰赖传统的文凭,甚至根本已不理会那些新式的文凭。特别是在网路本行的工作,例如设计与软体工程,那些领域里已经出现一些实务社群,可提供有关求职者的讯息,那些讯的种类和多样性,是五年前还无法想像的。现在,设计师们利用Dribbble或其他的设计贴图与评论网站,来展现他们的作品。软体工程师现在都上GitHub储存他们写的程式码,而其他的软体工程师可以上那个网站看那些程式码,并提出评论。在这些网站上,同侪们不仅互相评论,也透过彼此的互动而在社群中建立声望。网站使用者的个人资料包括作品範例,以及社群提供的一些指标,可呈现使用者的地位和技术。

创新经济的这些领域里,传统的文凭不只没必要,有时还有扣分作用。我最近所接触的一位软体公司执行长说,他都会筛掉那些有进阶软体工程学位的求职者,因为那代表了对教育的过度投资,随之而来的就是要求高薪和态度傲慢。这是个警讯,表示这个求职者可能会是高薪、耍大牌、对公司缺乏忠诚度的人。在创新经济里,企管硕士学位的名声可能更。几个我在担任顾问工作、直接提供学生课程服务的教育领域新创公司,像是Dev Bootcamp和Fullbridge Program,最近与其他身历其境式的课程单位协商,讨论是否要合作发展一种新的文凭。他们的结论是:文凭真的是只在上个世纪流行的东西。

现在的雇主,比以往都更容易取得精细且即时的资讯,来判断求职者的潜力。这在人类史上是史无前例的。等到我们真正了解它的力量时,社会就会因此而重组。 谁会因这种重组而受惠,各界仍在讨论。

正如任何一种通用的货币,文凭之所以有价值,是因为大家公认它有价值。自2008年大萧条时期(Great Recession)起,大家就开始讨论大学文凭的价值,但还没有出现大家共同支持的替代方案。不过,可能的替代方案很多,也许在不久的将来,其中一个就会让大众相信:现在各种可用来评估能力的资讯随手可得,因此传统的学位已经愈来愈不重要了。(陈佳颖译)